首頁 / 電影節&活動 / 正文

第12屆FIRST青年電影展發布會大咖云集 七月西寧繼續撒野

大使趙薇、FIRST名譽主席謝飛、去年評委會主席婁燁,嘉賓管虎、崔永元、耐安等也出席了發布會。

第12屆FIRST影展新聞發布會現場(從左至右依次為  李子為  宋文  梁靜   崔永元)

第12屆FIRST影展新聞發布會現場(從左至右依次為 李子為 宋文 梁靜 崔永元)

第十二屆FIRST影展評委會主席陳國富

第十二屆FIRST影展評委會主席陳國富

第十二屆FIRST訓練營導師·蔡明亮 教務長·貝拉·塔爾

第十二屆FIRST訓練營導師·蔡明亮 教務長·貝拉·塔爾

第十二屆FIRST創投評委

第十二屆FIRST創投評委

第12屆FIRST影展新聞發布會現場合影

第12屆FIRST影展新聞發布會現場合影

前幾天,一波第12屆FIRST影展新聞發布會預熱的視覺沖擊,相信很多人著實被晃到了。這讓業界對于即將公布的FIRST影展全新內容有了無限遐想。五月四日發布會當日,謎底揭曉。繼婁燁導演之后,臺灣新電影運動開創人陳國富出任第十二屆FIRST影展評委會主席。而從今年開始,FIRST訓練營也改變了唯一導師制,常設教務長加導師共同指導的機制。貝拉·塔爾導演將持續擔起教務長的身份,與新一屆FIRST訓練營導師蔡明亮導演,一同與學員們分享電影觀念和創作經驗。FIRST創投電影計劃征集最后4天,評委陣容亦最終落定,作家、編劇劉震云;臺灣電影監制、制片人葉如芬;演員姚晨;導演張楊將見證獨立電影創作從FIRST創投平臺開始逐步深潛。大使趙薇、FIRST名譽主席謝飛、去年評委會主席婁燁,嘉賓管虎、崔永元、耐安等也出席了發布會。

FIRST影展視覺表達更加坦誠

首次在戶外舉行發布會的FIRST影展,選擇了FIRST電影館所在的位置,讓這個走到第十二年“本命年”的FIRST影展發布會,充滿了回歸的意味。進入發布會現場,瞬間就被飽滿厚重的色彩,以及光影雕塑的空間所包圍了。主視覺中電子噪音的韻律在未知星球中集聚,最終爆發流淌出豐富的色彩層次。

這讓向來有著撒野氣質,不斷在細節中衍生趣味,創造青年文化氛圍的FIRST影展,給人心竅更加開闊的感覺,清朗、坦誠。一直被描述的青年電影無限可能、多樣、活力、能量,也有了清晰的視覺體現。創作者的熱情?拍攝介質賦予表達的活力和自由度?當代電影美學表達的可能性?都容納其中。

開場,FIRST影展首席執行官李子為也給了一個懇切有力的開場,“從2006年FIRST電影展誕生,到2012年引入長片,走到今天,感謝越來越多人注目、肯定這個年輕的影展。在我們自己看來,對抗死亡的準備和對創作的堅守共存,感謝有這樣一批電影工作者和電影創作者不斷地在證明影展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陳國富:電影喧囂與落寞間,顛覆認知,締造可能的藝術家

今年FIRST評委會的設置,也有了明顯變化。十二年來,演員類評委第一次缺席,極力聚攏了電影創作、電影制作、電影產業范疇內的重量級電影人。而且,不管是評委個人身份還是整體構成,也都更加多元。評委會主席陳國富,以導演、編劇、制片人、監制等多重身份活躍于華語影壇;伊朗鋼琴家、作曲家、電影配樂大師裴曼·雅茨達尼安(Peyman Yazdanian),電影配樂之外,也同時不斷進行舞臺劇、多媒體藝術等不同音樂創作的嘗試;紀錄片導演周浩,兼取新聞工作經驗;臺灣資深攝影師廖本榕, 電影拍攝之外亦是一名教育工作者;臺灣電影導演、編劇蘇照彬;美術出身,當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影像藝術家楊福東;以及法國制片人Philippe Bober。

發布會現場,一段創意推介視頻也以影像的方式道清了FIRST影展組委會的考量,正如電影事務部總監段煉所說:在世界范圍內,去競賽化、弱競賽化變成一個趨勢,大影展也變的更加細分和區域化,也有很多新影展出來。究其原因還是因為社會的發展,技術和藝術的發展。發展的結果可能會是權威的失效。在當下這么紛亂的評價標準里,老標準陳舊了,我們想在電影評價標準中找到新標準。去年,臺灣藝術家陳界仁成為第一位不圍繞電影評價來邀請的評委,《小寡婦成仙記》(后改名《北方一片蒼茫》)得獎驗證了我們想要傳遞的一個標準。有人說小寡婦的得勝只是偶然,那么我希望這種偶然來的更頻繁一些。每個人在影展穩定發展的過程中都會出現一個基本的印象,可能每個印象會有片面和誤讀,但所有人的印象集中在一起就是可靠、公允的。

而對于陳國富這樣一位飽覽華語電影喧囂與落寞,熟稔藝術創作訴求與商業市場規律的傳奇人物,如何看待當下華語青年電影生態,也成為當天被關注的焦點。陳國富主席表示,青年電影人的優勢和弱勢是同一個,市場沒那么大,導演在創作時會很忠實自己,有很多資源的條件會使他們受限,但這也是一把雙刃劍看導演們怎么運用了。從金馬影展創始人,到臺灣新電影運動的核心力量,再到兩岸三地華語電影流域的整合與開創,陳國富締造了一部部類型電影的典范。《雙瞳》、《風聲》、《功夫》、《大腕》、《臥虎藏龍》、《20、30、40》、《天地英雄》等等。除卻商業票房上驕人的成績,背后最真實的陳國富,是打通電影作者性與市場可能的“藝術家”。

FIRST評委會創作的片單有些華麗

其他評委雖未來到發布會現場,但僅歷數他們的創作履歷就更加期待今年FIRST影展獎項的歸屬了。制片人菲利普·伯拜(Philippe Bober)參與的片單,可謂太過華麗,包括拉斯·馮·提爾的《歐洲特快車》《醫院風云》等早期作品、婁燁《蘇州河》、卡洛斯·雷加達斯《天地悠悠》《天堂之戰》等。發掘了羅伊·安德森、杰茜卡·豪絲娜、魯本·奧斯特倫德等電影人,從他們的處女作起便參與其影片的創作。Bober 制片作品在國際電影節上屢獲大獎,魯本·奧斯特倫德的《方形》獲得戛納金棕櫚獎,《游客》獲得戛納一種關注大獎提名;羅伊·安德森《寒枝雀靜》獲得威尼斯電影街金獅獎。

電影配樂大師裴曼·雅茨達尼安曾與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賈法·帕納西、阿斯哈·法哈蒂、婁燁等多位電影導演合作,內地影迷熟知的要屬婁燁的《花》《頤和園》《春風沉醉的夜晚》《浮城謎事》。熟悉廖本榕的人,更多是從蔡明亮導演開始,自拍攝《青少年哪咤》開始,兩人一直長期合作,2003年拿下金馬獎最佳攝影。

評委周浩,曾拍攝《高三》《龍哥》《棉花》《大同》等多部紀錄片,《棉花》《大同》蟬聯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大同》亦提名第 31 屆圣丹斯電影節世界紀錄片評審團大獎。評委楊福東的電影及錄像裝置作品在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巴黎路易威登基金會、里昂雙年展、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等全球多家美術館與藝術機構都有展覽。評委蘇照彬導演《詭絲》提名金馬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并入圍第 59 屆戛納國際電影節。

 

FIRST訓練營,貝拉·塔爾混搭蔡明亮

繼去年擔任訓練營導師,貝拉·塔爾導演轉身成為FIRST訓練營常任教務長,也讓很多人始料未及。導師緊密互動、教務長冷靜觀察,不同距離感的介入,交互引導青年電影人識別自身的電影觀與創作風格。

另外,貝拉·塔爾與蔡明亮將在七月份的西寧擦出怎樣的火花,著實令人期待。一個是標致性的極簡敘事風格,電影表達充滿哲思;一個專注于社會生活形態,人性危機描寫,影像頗具戲劇實驗意味,而又有天然的藝術性。如果說處女作《青少年哪吒》是蔡明亮剛剛摩擦和碰撞出的火光,在《愛情萬歲》后,則點燃了,《河流》、《洞》、《你那邊幾點》、《不散》、《天邊一朵云》、《黑眼圈》、《臉》、《郊游》等等在國際電影節上獲獎無數,每部影片都在三大有所斬獲。

據介紹,5月7日,第12屆FIRST訓練營學員招募將正式開啟,在線報名通道,請關注“FIRST青年電影展官網http://www.firstfilm.org.cn”。騰訊影業作為本屆FIRST訓練營戰略合作伙伴,佳能作為獨家設備支持方,也將共同參與一場極致創作實驗。現場,騰訊影業副總經理、大夢電影工作室總經理陳洪偉表示:騰訊和FIRST是老朋友了,騰訊影業成立三年,與FIRST就有三年的淵源。每次合作的部分都不一樣,但都跟著FIRST成長,大家一起成長。像子為說的,FIRST影展是為了未來八十多年做準備,希望騰訊可以伴隨FIRST八十多年。FIRST加油!

耐安:FIRST要避開各種大卡車、大貨車,在車流里穿行,找到正確的路

談到創投會版塊,FIRST運營總監高一天談到有一次問一名導演為什么報名創投會,他說因為相信FIRST。相信這個詞,會讓我們覺得有責任建立完善的前端系統,為還處在偏僻黑暗中的電影人提供管道,跟產業內的所有伙伴對話。FIRST會關注這些還在堅持、還在相信的電影人,我們會伴隨他們走過這個漫長的階段,會架設更系統的幫助。

曾擔任2016年FIRST創投評委耐安老師感慨良多,“我現在驚魂未定,剛才來現場的路上走錯路了,走了三個多小時。一路想自己再次來到FIRST,就像FIRST崎嶇的發展之路,要避開各種大卡車、大貨車,在車流里穿行,找到正確的路。我是第一次到這里,拍照的時候就看見五彩的光芒,豁然開朗,這也預示著FIRST的未來。衷心祝福更多優秀的年輕導演和項目能在FIRST被發現,得到肯定。”

FIRST創投評委增至四位,張揚“看到FIRST走出這么多導演,口碑好,對業內人有一種權威”

與往年不同的是,FIRST創投評委增加到四位,著名作家、編劇劉震云;臺灣電影制片人葉如芬;演員姚晨;導演、編劇、制作人張楊接過了今年FIRST創投會電影計劃評選的重任,從不同身份引導產業與電影創作者的溝通。有對社會現實深度解構的眼光,有電影制作的豐富經驗,有作者體位的深切共鳴,也有表演范疇的客觀審視。今年FIRST創投評價又加入了角力線索。

評委姚晨和張楊導演也來到現場跟此前FIRST創投電影計劃代表同臺對話,張揚“我年輕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機會和舞臺,現在有了很多機會,但FIRST在這些機會里又非常特別。你看到他走出了這么多導演,口碑票房都取得好成績,對我們業內的人有一種權威性,像我們做創投概念的時候,一樣特別想著要負責任,要挖掘好東西,要爭取有東西讓這樣的片子進入院線系統。”

姚晨“希望在FIRST影展看到很多好項目,對我也是很好的學習,去年我和我先生成立了壞兔子影業,希望后半生做些有價值的作品,也很巧,我們的第一部作品來自FIRST,送我上青云。在和新導演的合作過程中有很多感受,過程很順暢,希望交上滿意的答卷。”

 

FIRST創投會一路走來,就像奇特的旅行

《馬賽克少女》導演翟義祥、《老獸》導演周子陽、《暴雪將至》導演董越,也分享了從FIRST創投平臺開始邁入電影產業系統的經歷和體會。想來董越導演這番話,有一定的共鳴“三年前特別偶然壓線投了FIRST創投電影計劃,半個月后接到復選的機會,從那兒開始一路過來,就像奇特的旅行,充滿各種挑戰和有趣的事情。”現場,騰訊影業、和和影業、新麗影業、恒業影業、黑螞蟻影業、龍躍制片人協會等創投合作伙伴的代表也出席了發布會。

“我們看得到創作的風氣是什么,這是優勢也是劣勢,因為改變不了什么。

另外,不久前公布的FIRST產業場,FIRST影展負責人也現場分享了首期生動案例,產業場戰略合作伙伴愛奇藝與影展組委會都表達了對未來電影發行觀看可能的期待。

“去小寡婦成仙記》在鹿特丹斬獲金虎獎,由愛奇藝購入國內版權,即將在線上與線下與觀眾見面,海外電影節發行亦全面鋪開;《老獸》結束了電影節之旅后,也成功進入院線與網絡觀看平臺;《西流灣》被冬春影業購入;《我要參選》進入了新興的點映發行系統;《睡沙發的人》則將在愛奇藝進行線上點播展映。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們在產業端口進行的努力,希望促成電影發行的生態,感謝愛奇藝影業的支持。

同時,去年11月份公布的第二期山下紀錄片實驗室作品,蔣春華導演《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姜紀杰導演《模樣》也現場公布了片花。據悉,兩部影片現都已進入了后期階段。“我們扮演裁判而不是運動員,希望我們處在行業中游的人結識更好的合作伙伴。我們看得到創作的風氣是什么,這是優勢也是劣勢,因為改變不了什么。希望各位和我們一起建設實驗室的發展,第一個項目還在進展,不多說。”

婁燁、謝飛、管虎三名FIRST往屆評委,與大使趙薇同臺的戲劇效果

FIRST影展還特別邀請到了三位往屆評委,2011年評委管虎、2014年評委會主席謝飛、2017年評委會主席婁燁與大使趙薇一同分享了對FIRST影展的深度審視。與其他嘉賓相比,已經實際見證過FIRST氣質和能量的他們,句句獨到、尖銳而懇切。

謝飛導演“14年FIRST找我,我聽說13年評出《美姐》,我覺得方向是對的。14年看到《心迷宮》,最后評出這部。很高興忻鈺坤導演又拍出了第二部影片,影展就是要發現新人,給新人鋪路。這幾年每年都出一些新的好片子,我希望這個節越辦越好。”

婁燁導演“我證明我沒給FIRST惹事,影展還在繼續,以每一屆都是最后一屆的做法來做是非常有意思的想法。”管虎導演調侃自己最初是來參賽的,自己是坐在臺下中間的青年導演,“FIRST越來越清晰了,推年輕導演,力量越來越強了,了不起,推出一批生力軍,這是功德事,我們能做什么就盡量做什么。”

趙薇:“從他們辦影展的態度能看出這是有理想有希望的電影節。以前邀請過我,一直沒能來參加,這次來了,我來的有點晚,希望借助FIRST的力量幫助到更多年輕電影人。”

崔永元:這個影展非常寬容

去年FIRST影展頒獎典禮主持人崔永元先生,今天也被邀請到現場,他調侃說青年導演們拍了那么多好電影,不會說話,他很著急。還不忘調侃婁燁導演的新片。“這個影展非常寬容,我是覺得青年導演各方面都很棒,沒問題,第四代導演謝飛認可,第五代的導演協會也認可。FIRST影展最大特點是不分代,各代導演全在一起,看到各種各樣的代溝,我們欣賞這種代溝。”很榮幸,崔永元故事庫和FIRST要合作發掘更多好劇本。

FIRST影展創始人宋文:從2017年5月4號到今天,有七部從FIRST出來的電影公映了,24部電影在世界前十電影節參賽得獎,這就是我們最初的理想。我們堅持了十一年,第十二年也會有好結果。

發布會最后,FIRST影展用電影字幕的方式,向每一種身份的電影從業者表達了敬意。”電影是一門綜合性藝術門類,制作各功能的協調,市場鏈條各環節的配合,都壘積著光影的每一寸成就,包括電影節的工作者和參與者,七月,再一次,請來到青海西寧,與我們一同撒野。”

截止到五月四日,距離7月21日,第12屆FIRST影展開幕僅剩78天,距離5月15日征片截止僅剩11天,距離5月8日創投電影計劃征集截止,僅剩4天。2018年5月7日,FIRST訓練營學員招募啟動。七月,西寧見!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