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人&影事 / 正文

金庸|郭襄愛了楊過一生,張三豐念了郭襄百年

從前的日子慢,一生真的只夠愛一個人。

那一年,少室山山下,張三豐第二次見到了郭襄女俠。臨別之際,郭襄送給他一對鐵鑄的羅漢。

不曾想,這對鐵羅漢改變了張三豐一生的命運軌跡。

天涯思君不可忘

自華山一別,三年已經過去了,江湖上還是沒有大哥哥和龍姐姐的任何消息,郭襄再也坐不住了。

她不想三年過去又三年,三年過去又三年。

郭襄告別了父母,離開了襄陽,踏上了漫漫無際的江湖,盼望著能夠聽到一點點大哥哥的消息。

這三年來,她由南到北,從東到西,踏遍了中原大地。

始終尋尋覓覓,始終冷冷清清。

“終南山古墓長閉”

“百花坳花落無聲”

“絕情谷空山寂寂”

“風陵渡冷月冥冥”

這三年來,這四個地方她不知來了多少遍,這是她和大哥哥相見相識的地方,如今卻是人影空空。

郭襄想到她十六歲過生日時,大哥哥的朋友,少林寺的無色禪師曾送給她一對鐵羅漢。

于是想上少林,碰碰運氣。

雖然沒有得到大哥哥的消息,可還算是碰見一位老熟人。只是上一次見到張兄弟時,自己還在大哥哥的身邊。

如今,只剩自己一人在往事的回憶暗暗神傷。

風陵渡口初相見

那一年,她還不到十六歲,跟著姐姐來到了風陵渡口,從一幫江湖草莽的口中第一次聽見了神雕大俠的故事。

神仙一般的人物,自有天成,郭襄就是這樣的人物。

她出身名門,貴而不驕,身上絲毫沒有一點點大小姐的架子。

從小就喜歡結交各路江湖人物,如今聽到神雕大俠如此一般的人物,心中自然是仰慕不已。

上天的造化不會錯過每一個心懷赤子之心的人物,更何況郭襄這樣的女孩子。

神雕大俠帶著她闖泥潭,捉靈狐,智斗周伯通,真是撩透一顆純凈的少女心。

面具摘下的那一刻,眼前的這位神雕大俠生的竟是如此的風流倜儻,俊采星馳,真是連爹爹和外公也要比下去了。

從此,少女心中種下了一顆一生的種子。

十六歲生日的那天,是少女一生之中最閃耀的時刻,此生難忘,永遠銘記。

江湖各路人馬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來給她過生日,還有大哥哥給她放了全天下最美的煙花。

小小年紀,人生經歷這么一遭,神仙也是走不出來了。

第一次見到小龍女,心中就暗道:“也是只有龍姐姐這樣的人,才能配得上他”,要怪就怪自己,沒有早生二十年。

“有些人光是遇見,就花光了所有的運氣”

郭襄如此,張三豐何嘗不是。

華山之巔有情緣

張三豐第一次見到郭襄時,是在三年前的華山之巔,只是那時候的他還是一個孩子。

那一年,他和師傅覺遠大師,一路上追著盜賊,不知不覺就來到了華山之巔。

賊人武功高強,詭計多端,他久攻不克,多虧了好心的神雕大俠和郭襄女俠的仗義相助,他才得以脫身。

郭襄女俠可能覺得這是小事一樁,可對張三豐來說卻是永生難忘。

如今,在少室山下,郭襄女俠依舊明媚動人,張三豐也長成了16歲的健壯小伙。

他用郭襄女俠相贈的那對鐵羅漢的武功和師傅一起擊退了強敵,不過也因此暴露了自己偷學武功的事實。

少林寺的眾僧將他們師徒二人趕出了山門。

覺遠大師最后也圓寂了,他成了無枝可依之人。

郭襄女俠摘下手上的金絲手鐲,讓他去襄陽投奔自己的父母,還叮囑他,要注意姐姐的壞脾氣。

兩人臨別時,郭襄道。

“張兄弟,咱們就此別過,后會有期”

這話好生熟悉,原來三年前,楊過同郭襄告別時,也是這句話。

“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

還真是就此別過了,郭襄一生再也沒有見過楊過,張三豐一生也是再也沒有見過郭襄。

武當山頂松柏長

張三豐和郭襄分手之后,向襄陽走來。路過武當山時,想到自己一個男兒身,又怎能寄人籬下。

于是來到武當山,渴飲山泉,潛心修煉,最終自創了輝映后世,照耀千古的武當一派的武功。

百年之后,趙敏帶人圍攻武當。值此生死存亡,毀派滅門之際,張三豐從胸中拿出一對鐵羅漢,對身邊的弟子道。

“這對鐵羅漢是百年前郭襄女俠贈送給我的”

想不到一代宗師,百歲老人張三豐能有如此長情,竟然將郭襄送給他的的鐵羅漢貼身保管了一百年。

一百年,朝代更替,人事滄桑,不變的是心中的情意。

郭襄何嘗又不是如此長情之人?

襄陽城破,父母雙雙殉國之后,郭襄帶著倚天劍和自己驢兒開始浪跡江湖,尋找故人們留下的蹤跡。

四十歲的時候,拋下了紅塵往事,遠上峨眉,出家為尼。從此青燈古佛相伴,任如水一般的月光飄灑而下。

憑借著深厚的家學淵源和覺遠大師臨終前口念的幾句《九陽真經》,最終也是開宗立派,傳藝教徒。

她收的徒兒名叫“風陵師太”,創建的武功招數叫“黑沼靈狐”。

還是忘不了,還是放不下。

忘不了風陵渡口的相遇,忘不了黑沼泥潭的相識,更忘不了十六歲那年的一場煙花。

“我走過山時,山不說話”

“我路過海時,海不回答”

“小毛驢滴滴答答”

“倚天劍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

“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實我只是愛生了峨嵋山上的云和霞,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郭襄終其一生忘不了十六歲的那年的煙花,張三豐終其一生忘不了十六歲那年的鐵羅漢。

郭襄一世滄桑,

張三豐百年孤獨。

從前的日子慢,一生真的只夠愛一個人。

電影界原創稿件 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

原文地址:http://www.91539723.com/2018/1101/31542.shtml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水母